大智彩票注册

  

山中盈月夜

2019-09-13 07:36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罗瑞花



  那个飘着丝丝秋雨有点薄寒的周末,正是中秋节,我对娘说,要带领学校文学社成员去山寨采风,不能回去过节。


  当我乘上去山那边的班车时,心还在砰砰直跳,一为对娘撒谎,二为可以见上你了。班车在群山中各种“之”字路上爬行,两边都是山,是雄伟、插天的青色,对于游人,这是美景,对于生活在此间的人,更多的是艰辛。


  车行至百牛凼,山体滑坡公路被堵,班车只得返回。当所有乘客在抱怨声中随车调转时,我却跳下了车。


  “不行啊,姑娘,还有四十多里呢。”一个老人很慈爱地提醒我。


  我笑笑,向老人挥挥手,撑开伞走进了雨雾里。行走在鸟木青山中,松鼠、野兔不时从路边窜过,心里的勇敢在一点一点地减少……终于来到了这个乡的邮局,我拨通了瓜麓山中学的电话。你在山那边向着我走来,我在山这边向着你走去。雨停了,云雾在慢慢地飘散,你雄浑的声音从对面的山谷传来,我仿佛听到了天外福音,欣喜若狂。


  在竹席为墙、杉树皮为顶的“餐厅”里,你做了“中秋大餐”为我接风洗尘。煤油灯忽明忽暗,两张课桌拼成的餐桌上,一碗干萝卜皮,一碗腌黄瓜,一钵豆豉汤,一小碟鸡蛋。


  “三菜一汤,生活还不错嘛!”我揶揄道,你苦笑地摆摆手。


  有风从竹席缝里吹来,灯光摇曳了几下熄了。你忙着找火柴,我突然发现如水的月光绵绵缠缠地透过缝隙投了进来。


  我惊喜地说:“月亮出来了,我们守月去。”


  雨早已停了,天上的云儿在迅速地散开,月亮已挂在了树梢上,映照着这所山乡中学孤独模糊的屋影。苍茫的山林青黛沉静,远处传来了几声狗吠,空气中不时飘过幽幽的桂花清香,沁人心脾。


  披一身月光,我们悠然走着。眼前出现了一条白白亮亮、琤琤淙淙的溪流,你不由吟起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溶溶的水月抚摸着你的脸,颀长的身形如玉树临风,深沉的声音磁性多情。满月照着山地,一切朦胧美好。


  绕过小溪,来到路上,你突然说:“去对面小卖店碰碰运气,看能不能买到酒。”


  我们使劲敲门都无人回应,你说,这个老头可能早已醉倒在月下了。


  “去别处看看吧。”喝酒的欲念一旦被勾起,很难平息,更何况有山有月,还有可以共饮的人。


  “除了供销社,这里就这一个小店。”你很无奈。


  如霜的月光照着苍茫的群山,玉露生凉,我们往回走。


  煤油灯在红漆斑驳的办公桌上吐着黑烟,引来不少飞虫,有的撞在灯罩上,有的掉进火焰里。我盯着你说:“还是想办法调回镇上去吧。”


  你熟练地取下灯罩,在跳动的灯焰上点燃了一支香烟,说:“如果我只是来这里伐木、采矿,那我随时可以回,但我面对的是一群纯善的孩子,他们需要知识,需要引导。”


  “你一个人能改变多少呢?”


  “煤油灯微弱吧?可漆黑的夜晚,有了它,也就有了光亮和喜悦。我可以做这大山里的一盏灯,用自己的光焰,照出一小团可信赖的光辉,启动最初的智慧。”


  室内烟雾缭绕,灯光摇曳,衬着你清瘦的脸,还有坚毅的目光。


  月光从破旧窗户、从板壁缝中泻入屋内,可见蟋蟀在楼板上跳动,壁虎在梁柱上爬行。风吹着松林沙沙作响,夜鸟惊飞。我无眠的眼透过窗户,在黑黝黝的群山之上,搜寻到了那轮清亮的圆月。月是天上的灯,灯是地上的月。我知道爱你的最好方式就是等待,点一盏心灯,共一轮明月。


  那年,我十九岁,喜欢了大山,喜欢了大山中那透明莹澈的团栾月,还有那盏照亮灵明处的启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