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磨一剑,解决国家高性能航空制动用材急需 炭/炭突围:新材料保障战略安全

2019-09-27 08:43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70年特刊报头(定).jpg  


  □湘声报记者 陈尽美


  “让中国大飞机翱翔蓝天。”这是中华民族几代人的梦想,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黄伯云曾经的梦想。不过,这个梦想已经实现。


  黄伯云带领团队攻关炭/炭航空制动材料制备技术,历经了十余年的艰苦摸索,打破国外技术封锁,最终助力中国大飞机成功飞上蓝天。


  今年74岁的黄伯云依旧活跃在科研一线,从事先进材料研究和人才培养工作,他说:“只要生命不息,就要把科学研究做下去。”


24712_zhangchunmei_1569516593483.jpg

  黄伯云(右)带领团队攻关炭/炭航空制动材料制备技术


  回国攻克高技术难关


  黄伯云出生于益阳南县一个普通农家。上世纪80年代初赴美留学,后在美国田纳西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在美国学习和工作的8年里,他的学术论文得到美、法、日等国家科学家的高度评价。


  1988年9月,黄伯云携妻女回到母校中南工业大学(今中南大学)工作。一年后,黄伯云担任了中南工业大学粉末冶金研究所所长。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美、英、法等国已生产出大飞机复合材料,并垄断着生产制备技术,而且始终对该制造技术严格保密。多年来,我国的飞机大量依靠进口,并且飞机所采用的炭/炭复合刹车装置由于是消耗性器材,也必须全部依赖进口。


  “祖国的需要就是我们的追求!”黄伯云和团队在外国技术封锁的环境下,从零开始,白手起家,开始了科技攻关。


  2002年,在团队成员们齐心合力下,黄伯云率领课题组终于打破了技术垄断,研制成功“高性能炭/炭航空制动材料的制备技术”,成为世界上继美、英、法之后的第四个拥有该技术的国家。此项技术也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此前该奖项已连续6年空缺。


  向更优复合材料进军


  黄伯云虽然已经退休多年,但他每天仍坚持在中南大学粉末冶金研究院工作。从1988年回国至今,30多年来,他休过的假日屈指可数。即使是春节,他也常在办公室或者实验室工作。


  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日程排得满满的。有人认为他的工作枯燥无趣,但他觉得其乐无穷。他说:“那些原子、分子,它们本来杂乱无章地排列着,但在你的控制下,它们排列得很规则、很美,这就是一种享受。”


  1997年,黄伯云出任中南工业大学校长。他领导创建粉末冶金国家工程研究中心、轻质高强材料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国家炭/炭复合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有色金属先进结构材料与制造协同创新中心等国家创新平台。2001年后他担任新组建的中南大学校长,学校平均每3年领衔获得1项国家科技成果一等奖,平均3年孵化出1个上市公司;全面提速一流学科建设。


  多年来,黄伯云从未停下科研的脚步。2017年6月,黄伯云带领团队研发出一种新型耐3000℃烧蚀的陶瓷涂层及其复合材料。


  “这一成果将为未来一代高超声速飞行器提供强大的支撑,我们不仅仅是做刹车片,飞机的100多个零部件,我们都要做出来。我们要形成一个很大的飞机产业,我们大飞机的自给率还比较低,自给率要达70%,这就需要我们继续努力。"黄伯云说。


  建言成果转化和人才培养


  2008年,黄伯云担任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在任全国政协委员期间,他的提案和建言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就是推进科研成果转化和加强人才培养。


  “推进科技进步是为了什么?在我看来,就是要把成果用起来。”黄伯云说,如果只管研究不管用,这样的成果没有价值。


  湖南博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就是黄伯云创建的科研成果转化平台之一,该公司开发的飞机刹车副产品已获得波音、空客系列飞机多种机型的生产许可证,具备极强的国际竞争力。


  研发和成果转化是两座大山,黄伯云成功联通了这两个领域,并且初步形成了产业化集群,研发的刹车材料除了应用到航空航天领域外,还应用到汽车、高铁等领域。


  2011年,在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期间,黄伯云提出依托重点高校,建设“战略性新兴产业孵化器”提案。他以大飞机着陆系统为例,指出“战略性新兴产业孵化器”对制造业质量的提升、人才集聚影响深远。


  作为改革开放后首批招考的公派留学人员,黄伯云对引进高层次人才的作用深有体会。他提出了关于加大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支持力度的提案,建议努力创造和完善“引得进、用得好、留得住”的硬条件和软环境。


  针对大学研究生教育如何与企业需求挂钩问题,2012年,黄伯云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出了“加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和职业资格认证链接”的提案,建议加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和职业资格获取之间的联系,如工程硕士教育中各种行业资格证书的课程豁免、成绩互认等。


  黄伯云还提出要“营造多元文化融合的教育环境,打破国内外学生培养的界限,扩大高校本科生国际交流的规模”。他认为,应进一步加强高校本科教育国际化,培养适应国际环境的高素质人才;积极促进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学生和国内学生广泛的交流与沟通,营造一个真正国际化的学习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