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攀高峰,为民尽责,“老政协人”的宝贵精神财富    稻香万里:袁隆平和他的两个梦想

2019-09-27 08:50 

70年特刊报头(定).jpg


  □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


  9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勋章——“共和国勋章”授予8人的名单公布,中国工程院院士、“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名列其中。


24520_zhangchunmei_1569515543938.jpg


  此前一天,刚度过90岁生日的袁隆平出现在湖南农业大学2019级新生开学典礼,学生们热烈欢迎的场面红遍网络,被形容为最令人服气的“大型追星现场”。


  从杂交水稻三系、二系、超级稻直至海水稻、沙漠稻,袁隆平将科学探索推向一个又一个新境界。作为曾连任第六至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并担任湖南省政协副主席28年的老政协人,袁隆平为政协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用行动回答“谁来养活中国人”


  “你们年轻人没有经历过饥荒,不知道粮食的重要性,一粒粮食能够救一个国家,也可以绊倒一个国家。”袁隆平曾多次道出自己的初心。


  上世纪50年代末,中国曾遭受3年自然灾害,袁隆平曾亲眼看到有人因为饥饿而倒下,这些景象深深刺痛了他,并为此感到自责,立志要用农业科学战胜饥饿。


  袁隆平的研究之路并不顺利,一开始就面对国际权威批判“水稻杂交无优势”;为了找到雄性不育的水稻植株,他跑遍大半个中国找了6年之久;“文革”时期遭到冲击,实验田被毁……但他所做的,就是在经费短缺的情况下坚持实验,哪怕海南的烈日和云南的地震也不能熄灭他的杂交水稻梦。


  1976年,袁隆平育成的“三系”杂交稻在全国大面积推广,比常规稻平均增产20%左右。多年来,有关杂交水稻的争议不时出现,袁隆平的应对方法只有一条:下田实践。


  在袁隆平领衔全国两系法育种不到两年,1989年夏季的一场异常低温,导致两系不育系材料不稳定,造成全国两系育种大面积失败。一时间,科研界普遍“唱衰”两系育种,研究甚至一度被科研人员放弃。


  花甲之年的袁隆平顶住重重压力,回到田里整整研究两年,终于找出了“病因”:两系稻的育性变化不仅与光照有关,还和温度有关。通过重新研究两系不育系的光温敏特性,两系法“起死回生”,最终从研究走向了生产应用。


  在很多人认为“中国现在不缺粮食”的时候,袁隆平却保持着高度清醒:“中国差不多14亿人口,中国粮食是不够吃的,要进口一部分。现在国家还有钱买粮食,如果人家一卡你,不卖粮,那就麻烦了,要饿肚子。这个是问题,是大问题。”


  有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杂交水稻种植面积约占水稻总面积的58%,贡献了近三分之二的水稻产量,每年增产的稻谷可多养活7000万人口,用沉甸甸的稻穗回答了“未来谁来养活中国人”的问题。


  向世界推广杂交水稻


  2017年8月23日,马达加斯加农牧渔业部植保司司长萨乎里一行专程来到长沙看望袁隆平,并给他带来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一张印有杂交水稻的2万阿里面值马达加斯加币。


  萨乎里告诉袁隆平,水稻是马达加斯加人民最重要的粮食作物,中国的杂交水稻在马达加斯加的种植面积越来越大,马达加斯加人民基本摆脱了饥饿,“为了感谢您,我们特地选择水稻作新版货币图案”。


  对于许多非洲国家而言,“袁隆平”三个字代表着丰衣足食的希望,长沙也因此成为许多非洲农业工作者的“朝圣之地”。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心系发展中国家粮食安全的袁隆平就坚持开办杂交水稻技术培训国际班,培养了大量技术人才。


  在中国的帮助下,近4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杂交水稻研究和试种示范,普遍比当地品种增产20%以上。


  自从2015年卸任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职务后,袁隆平现在的身份是该中心研究员,继续指导杂交水稻的科研工作。


  据了解,目前超级稻计划的五期目标已经全部完成,分别是亩产700公斤、800公斤、900公斤、1000公斤和1100公斤,全国有四个百亩示范田正在攻关亩产1200公斤的目标。袁隆平在90岁生日之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示范田来势很好,两个示范点有望在今年10月实现亩产1200公斤。


  “老政协人”最忧三农


  2016年1月28日,湖南省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同意袁隆平辞去省政协副主席职务。这一议程通过后,现场全体委员报以充满敬意的掌声。从1988年1月担任省政协副主席,袁隆平在这一岗位任职达28年,直至他本人请辞。


  连续担任七届全国政协常委,袁隆平的提案和发言内容都紧紧围绕“农业”和“农民”。


  “18亿亩耕地红线要坚决保护,绝不能突破。”这是袁隆平在全国两会上经常发出的呼吁。他曾走访了许多农村,发现耕地被荒废,他为此十分担心,“现在的耕地面积已经很少了,如果得不到好的保护,耕地面积一年年减少,我们就没有退路了。”


  带着对耕地的担忧,袁隆平与团队开始了对海水稻的研究,希望能通过海水稻为国家至少开发1亿亩盐碱地资源,增产至少300亿公斤粮食。


  “粮价是百价之基,一方面,粮食价格一旦上涨,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导致整个物价的上涨;但另一方面,粮价偏低则谷贱伤农,影响农民种粮的积极性,甚至影响国家粮食安全。”袁隆平曾连续三年就粮价递交提案,建议政府以较高价格收购农民的粮食,然后再以平价出售粮食,“既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又保障民生,保证国家粮食的安全和价格的平稳。”


  “当前,我国粮食安全面临着严峻形势,‘米袋子’受制于人的形势十分逼人。中国人的饭碗必须捧在自己手里。”2013年,袁隆平联名多位全国政协委员提交提案,建议依托湖南现有的杂交水稻优势,把长沙打造成为“国际杂交水稻之都”,以持续保持中国水稻产业领先优势,掌握我国农业国际话语权,确保国家粮食安全。


  “我一直有两个梦想,一是禾下乘凉梦,另一个是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经过多年努力,这两个梦想正在逐步成为现实。”为着梦想,袁隆平始终在路上……